5.1.jpg

  8个大学生来泰安旅游,喝点酒后在宾馆打起牌来。玩的是一块钱一把的小筹码,被查获后都被拘留,还因此耽误领毕业证。一元也算赌博,是不是罚得重了呢。原来,8个人构成了聚众赌博,数额虽小,情节严重。

  炸金花1元1局,纯属娱乐而已,竟然被视为聚众赌博,不但拘留半个月,还要罚款3000元。

  是否以营利为目的,是否有“抽头”,才是判读是否为聚众赌博的依据。警方给出的说法是,该案中人数达到8人,属于“聚众赌博”,即便彩头很小,也认定为情节严重的赌博,因此从重处罚。

5.2.jpg

  这样的说法显然站不住脚,凸显出执法的随意性,而顶格罚款更让人质疑背后的“执法动力”。不可回避的是某些地方存在执法任务,对黄赌毒等犯罪行为下达具体任务数。这样的数字可能起到考核的作用,更多的是会导致一种反向作用。

5.3.jpg

  拘留数、发案数、破案率等等,这些词汇都是公安系统量化考核的名词。然而,单纯从数字上高要求,未必能解决实际问题,相反还会掩盖或者引发新的问题。数字考核初衷是为了保持社会安定,人民安居乐业,而过分的量化可能导致相反的结果。无人可罚则会显得自己工作没有成绩,而笔者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为了罚款而罚款的执法。

5.4.jpg

  过分的自由裁量权,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,让罚款成了目的,给了罚款执法以生存土壤。“罚”的目的本来是为了“管”,然而以罚代管的后果则是将权力变现,这种行为亟待制约与规范。由此,必须用制度约束自由裁量权的行使,从源头和法制上遏制执法的随意性,从而彻底消除以罚代管的生存土壤。

  

上一篇: 你遇到过哪些小概率的事情?梦里梦到三条k,第二天打牌果然有 下一篇:炸金花高手再出招 A股筑底路漫漫

发表评论

中国棋牌网